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939章 神氣十足的虎妖

“天他叔叔們,喝完水再走吧!”

趙青天他娘手里端著水壺,對著剛剛放下趙青天,然后相互推搡著趕緊往屋外頭走的三個中年男人客氣道。

“不了,不了,嫂子,那頭不還急著商量著那糟心事兒嘛,我們得快快回了,夜黑有狼,嫂子就趕緊插了門休息吧!”

其中一個中年男人客氣著應道,緊接著他們仨就一同走出了屋子外頭。

“那行,那他叔叔們可慢著點兒,對了,把那院門邊上的火把舉上吧,有亮好走路。”趙青天他娘站在屋門口說道。

“好嘞,嫂子,那你就進去吧,那大門俺們給你帶上就行。”

其中一個中年男人應著,同其余二人一齊走出院落,然后帶上柵欄門,舉了火把,三人快步戳戳的向來路返回。

站在屋門口的趙青天他娘見火光走遠了,這才長吐了一口氣,然后轉身進到屋內,把手里的水壺放到一旁,然后就咣啷一聲關上了屋門。

趙青天他娘歪頭瞅了眼趴倒在木床上四肢癱軟的,一臉木然的趙青天,再舒心的吐了一口氣,微微一樂說道:

“你這孩子,凈是做這些費功夫的事情,之前在家攔你不讓你去,你還非就是不聽,非得轉這么一圈的山路你才能消停,可真是的,我咋就生了你這么個不聽話的孩子呢,瞎胡鬧,行了,你就老老實實的呆在屋子里吧……”

趙青天他娘一邊一句跟一句的嘟囔著,一邊用小細木棍挑著泛著猛烈跳躍光暈的燈芯,直至那燈芯從那油壺里重新冒出一長截,叫屋子里頭又重新的耀著大亮。

趙青天用目光呆滯的盯著那木床床頭的,一把自己用菜刀削的棱棱角角的木劍,然后長嘆了一口氣,低聲自語說道:

“難道我大俠趙青天就只能茍且偷生在這壓迫我通天大本領的小屋子里,無有出頭之日?”

“我小白龍這輩子只忠誠我主人孫悟空,別的什么不是人的蛇頭蛇尾,老鼠,老鼠屎的,跟我小白龍一點兒關系都沒有。”小白龍一撅小嘴大義凜然的說。

“我管你嘴不嘴硬,下油鍋炸了讓你再跟我這裝偉大。”鼠王鼠吱吱氣定神閑的說:“來鼠啊,把那黃鼬給我扔進油鍋里炸了!”

鼠王鼠吱吱一下令,其余聽它使喚的一波鼠小弟們噌噌的冒出頭來,然后排成一個整齊的方隊,齜牙咧嘴的向小白龍而去。

小白龍一看也絲毫不在意,小腦袋瓜子神氣的一仰,頗有大俠的風骨。

“來吧,我小白龍是絕對不會畏懼的,哼呵!”

……

……

就在趙青天低聲自語的同時,在他房間對應著的院落外不遠處的草包子里,那一雙剛會在村中央隱藏在黑暗處監視著他的雙眼,又出現在了這里。

這對雙眼所放射而出的視線,在這昏沉的夜色中,通過趙青天所在房間的木窗戶,遠望著他,似在尋找什么樣的契機。

晦暗的殘月從黑云中爬出。

四散的月光懶散無力的灑落在那三間小木屋的周圍各處。

山里的青霧隨即幽幽而生,籠罩附著在其中。

好像這有名村的每一個地方都帶著憂傷和哀怨,升騰出一片說不清楚的死氣沉沉。

定夜,有名村萬籟俱寂。

趙青天家院落的柵欄門被趙大六的大手推開,只聽極小聲的吱呀一聲,隨之又輕聲的關上,然后躡手躡腳的走向屋子。

趙大六一打量屋子,只見從門的縫隙中漫出幾束光線,穩穩的躺在被露水洇濕的院落的地面上。

他輕聲輕腳的走到屋門前,用手扶起被野貓撞倒的鐵鍬,接著又把手中的火把丟到地上,然后用腳輕輕的踏滅火苗,隨之再將滅了的火把拾起來,放到屋檐下,以備下次使用。

趙青天他娘鳳英正坐在桌邊的竹藤椅子上,細心縫補著被趙青天隨意練武而導致很多破洞的衣裳。

她聽到屋門外一陣細碎的聲響,猜是趙大六回來了,于是便速速起身,來至門后,抽開門閂,然后對著站在門口,手半握著舉在胸前,正準備叩門的趙大六細聲說道:

“天他爹回來了,快些進來,鍋里還溫著飯,我這就給你盛去。”

趙大六一腳邁進門里,揮手一擺,小聲回道:

“不用了鳳英,我在五叔那吃了,我去看看咱兒睡了沒。”

趙大六說著,邁步走向西里屋,待了那么一小會兒,然后滿臉笑盈盈的走出西里屋,接著隨手帶上了西里屋的門。

“睡了,睡得還挺著實的呢,這一天天的,讓咱兒整的可真的是心神不寧的。”

趙大六樂呵呵地說著,走至正屋桌邊的椅子上坐下,坐定后抓起茶壺,斟了一杯涼茶,咕嘟嘟一口氣悶了進去。

接著他嘶哈一嗦嘴,用衣袖沾了沾嘴角的水漬,對愣在屋門前的趙青天他娘鳳英喚道:

“鳳英啊,你站在門口干嘛,閉了門,過來坐啊,你看咱兒的衣裳你還沒給縫好了呢。”

趙青天他娘鳳英渾身一打激靈,后知后覺的說道:

“哎呦,他爹啊,你瞧我這記性,愣在這半天都忘了咱兒的衣裳還沒縫好呢,對了,對了,得縫衣裳,縫衣裳……”

鳳英嘴里碎碎念著,快步走至桌邊,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衣裳,坐到藤椅上,樂呵呵的縫起了衣裳。

趙大六一看鳳英這遲鈍的表現,再一看那敞開了還沒閉上的屋門,臉上掠過一絲苦澀,然后再沖看著自己笑呵呵的鳳英強笑了笑,起身走至門口,將那敞開了的屋門哐當一聲關上。

“鳳英啊,我今兒個傍晚帶著三哥和老八去西郊射鷹的時候,囑咐你要喝了那藥湯,你給喝了沒啊?”

趙大六一邊走向那支在正屋角落的燒藥罐子,一邊朝鳳英問道。

鳳英將那銀針往自己的頭上蹭了蹭,愣神想了想,隨即脫口回道:

“藥湯?喝藥湯作甚啊?我又沒病!”

正巧鳳英回了這一句的時候,趙大六也把那燒藥罐子的蓋子給抓了起來,他見到煮黑了的藥湯和著那藥渣安安穩穩的呆在里頭,旋即那眉頭一皺,喉結一聳動,也不知道是被那藥湯的味道給嗆的,還是怎么著,眼眶紅了一圈。

趙大六將那蓋子蓋回燒藥罐子上,接著轉身又回到桌邊,心神不定的坐到椅子上,兩眼里藏著心事兒的望著正全神貫注縫衣裳的鳳英。

只見那被油燈照出光亮的銀針,在鳳英纖細手指的促動下,嫻熟技巧的穿插在趙青天衣裳的破洞上,靈活有神的挽著花,打著結。

趙大六嘴角一陣抽搐,本想著再向鳳英說些什么,但又不知被什么樣的想法給堵塞住了嗓子眼,只聽嘴里頭吭吭憋憋的,直叫人聽來難受。

  https://../book/71269/4964835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福建36选7开奖结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江苏快三一定牛 幸运飞艇骗局 天津11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喜乐彩中奖规则复式 时时彩软件后一 日本股票涨跌幅 安徽快3攻略 官方快三手机app 香港五分彩怎样的套路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甘肃快3走势图一定牛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四川金7乐手机版 山东快乐扑克在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