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103章 臣子事21

終于,淑妃塑造的“天降真龍”的氣象真正鼓舞了他,讓他敢于在淑妃的幫助下,站出來和兄弟們掙一掙這帝位。

本質上,莊承燚是一個非常自卑的人。

因為自卑,所以莊承燚在成為皇帝后日日擔驚受怕,生怕兄弟們推翻了他,才迫不及待地把兄弟一個個砍了;因為相信天命所授,他又有種謎之自信,深信只有自己才能坐在這龍椅上,其余的人,他們生來是什么便是什么,絕對無福接近龍椅,甚至不能進入京城。

正是因為清楚皇帝這樣的想法,成仲文才特地建議齊燕平隱瞞了他的出身,以此降低皇帝的警惕心。

皇帝的心態當然是矛盾的,但他自己卻沒有發現。成仲文也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收買宮人、誤導太監,太監宮人又把這種誤導漸漸傳給莊承燚,才終于使皇帝心中的矛盾和病態被徹底引發,令他自負又慌張地活著。

成仲文和莊承燚當然沒仇,不過……他早就想反了。莊家的帝王自幾代前便沒有絲毫進取和改變,全是在吃老本。因為他們吃老本導致武將漸漸坐大,他們便壓制武將,根本看不到問題的源頭。

這樣的燕朝吃棗藥丸。與其讓它毀在異族北戎的手里,還不如毀在同族手里。可惜天下百姓皆是得過且過的,不將他們逼上絕路,他們永遠都不知道反抗。

就算先帝服用丹藥的時期,朝政混亂,又正遇災年,路上不過多了些流民,連匪寇都還少,更不用說反。他們不敢反對朝廷收稅,也不敢反對朝廷征丁。他們也不敢詢問,被征了丁的家人,是遠行修筑河壩還是奔赴四方戰場,是朝廷真的有命還是被官員私賣為奴?他們能有的最大的愿望,不過是餓不死便完了。

百姓是這樣老實又容易滿足。成仲文固然可憐他們,但在救他們之前,卻不得不親自設計將他們推入更加黑暗危險的深淵。在那道深淵里面,有多少人是陷進去便再出不來的。

人一旦年紀大了,總愛慈悲起來。成仲文過了三十五歲,有時候會想一想他做的是不是正確的事情——在之前他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但他并沒有后悔走上這樣的一條道路。

成規矩終于要成親了,但成竺兩家人面上都無喜色。

竺筆認定了是成家算計他(確實),對馬上要嫁人的女兒和生了女兒的妻子也臭著一張臉,明確地道:“你嫁給了成家,就是成家人。以后好壞不管,生死不論,成竺氏,你和竺家沒關系了!”

說罷,甩袖便走。

竺大太太無條件支持自家老爺的一切觀點,生怕女兒好過。竺母見竺筆走了,急忙過來繼續訓斥她,都沒有顧得上趕開身后的親戚:“你看看你,拖拖拖,拖成個老姑娘已經足夠丟竺家的臉,竟還鬧了這一檔子事,滿城里聽見你的名字,都說那老姑娘老早就和成家表哥留了情。你怎么好意思出這種名?”

至于實際上是誰在拖,誰算計成這樣,竺母才懶得管呢。

竺小姐低頭坐在一旁,也不肯羞惱,也不肯理會。

“哎,我女,我可聽說你那公爹不成了,你那情哥哥可給你個信兒啊?”

說話的是竺小姐的小姨,竺母繼母生的女兒,從來嘴碎。她自覺粗直的是豪杰,不肯講究。

“還說呢,”竺母從小附和慣了幾個妹妹的話,直到現在也沒有改過來,“他家這么久不娶,我原疑惑。忽然要娶,我更疑心。卻原來不是娶媳婦,是留著大丫頭給他家太爺沖喜了。”

小姨一拍大腿:“喲,這可欺煞我女,兒啊,世上的事可不止有了情愛便好,我看那成家子是始亂終棄之輩,顧己不顧你,不是好東西。你受了委屈便與我說了,我打上門去,一頓出他個橫三豎六的好樣子。”

這可真是叫人聽不懂的市井話。竺小姐只是抿嘴笑笑,算作聽見。

“嗐,如何管她呢?女兒大了,是別家的了……”

竺母是天底下第一最沒主意的人,方才見竺筆生氣,她便斥罵竺小姐;如今見妹妹要為女兒出頭,她竟擦眼抹淚也哭起女兒來。

竺小姐向來不肯聽她的話,就因為她自己的話她自己扭頭就忘。

對于成規矩和成家,竺小姐既沒有期待,也沒有怨恨。世上的人多是這樣,湊成一對對,湊湊活活的過著就閉了眼。

活著再難受又怎么樣呢?最終還不是個死。無論是嫁給了八皇子或者成規矩,于她都無甚區別。

或許有一丁點區別吧,八皇子與竺筆好歹有些利益上的往來,娶過去不說待她多好,起碼不會給她使絆子;而成規矩顯然不喜竺家人,又做出這樣的事情……

竺小姐總覺得這件事情里面,似乎有那多年未聽見過音信的成家二哥的手筆。

她打小就知道成二哥狠絕,有大見識。不像父親一味陰毒,成仲文的毒是能成大事的。可是他聰明的太過,對誰都不留情面。只要成事,他不會在乎有多少人枉死,更不會在乎僅僅是污一個女子名聲的事情。

深閨中的竺小姐是不知道八皇子妃死的蹊蹺的,若她知道,可要嘆一聲,真個沒有分別。

成家人臉上沒有好顏色,倒不是針對竺家,是針對成規矩。針對成規矩也不全是為了他寫的破詩,這人自從在大獄里放出來,拜過爹娘,去拜兄長的時候張嘴就來了一句:“我不想娶她,十二殿下剛沒了,我……”

成北功正袖著手看人泥墻,聽了這話劈手奪過匠人手里的泥刀糊了成規矩一臉粉泥。

“反正墻上也是你刻上去的胡話,直接糊你保不齊更管用。再胡說八道我就把這泥灰塞到你肚子里去。”成北功一手揪住成規矩的后脖領,一邊提溜著他往回走,一邊示意小廝多給工匠一些辛苦銀子。

“老四我告訴你,爹吃你蠢到透頂的那套,我不吃,你最好乖乖娶了竺小姐,好好和她敬愛深情地過一輩子。不然……”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福建36选7开奖结 辽宁快乐12真准网 上海快3最新开奖定牛上海快三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定位走势 河南481黄金组合投注表 北京赛车开奖时间 今天排列三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官网 股票分析师要哪些证件 三板股票涨跌幅 快三彩票预测软件 安徽快乐扑克技巧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股票涨跌原因分析 分分彩怎么玩稳赚不赔 11选五黑龙江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走势一定牛